圈儿爷

江離:

“沈巍?好名字!”

-

哎昨晚才看第一集今晚背完单词充会员到现在追完14集我是不是fong啦👋

【AWM】闲言碎语

前尘冷雨:

重温AWM被祁醉笑疯了,骚不过


摸一把,接番外


正文:


于炀送了祁醉一对戒指,祁醉是个讲究人,没有收礼不回的道理。


当晚赏了小朋友一顿“好东西”吃之后,老畜生良心发现,觉得还是应该正式点。


于是过了几天,贺小旭就发现他们炀神脖子上多了条链子,造型不夸张,很衬他,流露出一股烧钱的高级感。


出于礼貌他夸了句:“炀神买了新项链啊?好看。”


于炀捏起那根链子,不知想到了什么,耳朵有点红,低着头道:“不……这是队长送的,他说是定做的,配我比较合适……我……”


贺小旭:“……”他什么时候听Youth说过这么长一句话?


过了一会儿卜那那进训练室,眼尖地发现了于炀的项链,于炀平常除了队服不太戴饰品,那么亮的链子还是比较扎眼的。


感觉卜那那的眼神在项链上多停留了一会儿,于炀大方地转过去让他看,解释道:“这是队长送的,他说定做的,配我比较合适,我觉得……”


卜那那:?


于炀还没说完,老凯和辛巴进来了,老凯顺口问了句:“说什么呢?”


只见于炀转向了他们俩:“我在说队长送的项链,他说是定做的……”


卜那那目不忍睹,一脸惨痛地转过脸,掏出手机给祁醉发信息,充满控诉的一句:你是牲口么?


祁醉这两天刚好回了家,不然卜那那现在就冲去他房间揪着他领子质问了。


那边的于炀给呆若木鸡的老凯和听得挺认真的辛巴讲完,径自打开了游戏和直播。


过了一会儿贺小旭上来,就看到没训练,在于炀座位旁边呆站的卜那那、老凯和辛巴,而于炀正抻着他的链子,一脸认真地对着摄像头说:


“队长送的啊。”


“我也觉得好看。”


“嗯,定做的。”


“他说配我……我也觉得。”


“牌子不知道,我可以帮你们问问。”


“对,队长送的。”


“定做的。”


贺小旭崩溃了:“他这样多久了?”


卜那那:“一会儿了,自打他开始直播就挂着登录界面,说他那项链。”


老凯:“我怎么觉得,这画面,似曾相识……”


众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祁醉的最新款最大内存的白色手机。


*


祁醉被一个电话炸起床,满脸黑气地接通,是花落。花落的声音比平常都高了八度:“老狗逼你对Youth做了什么?!”


祁醉抓了把乱糟糟的头发:“做得也不晚啊,他今天有训练赛,我们四点来钟就睡了。”


花落:“谁他妈问你这个!”


祁醉:“那你问什么,我用的是冈本……”


花落把电话挂了。


祁醉翻着手机,发现卜那那半小时前给他发的微信,回了个问号过去。


卜那那:醒了啊?你看看炀神的直播。


祁醉开了笔记本电脑,简单洗漱过后,在于炀的直播间目睹了于炀直播秀链子——于炀还没意识到微博已经炸了锅,他直播间弹幕厚得连他的脸都看不清。


祁醉看着他面无表情认真解释的样子,嘴角挑得老高,勾过手机给卜那那回:怎么,是链子不好看了还是我神之右手端不动枪了?


卜那那:你都不反省反省?于炀这么年轻,多好的孩子啊……


祁醉:呵。


*


第二天祁醉回了基地,被贺小旭带头堵在了休息室。


“说,你对Youth做了什么?他晒那条项链是不是被你逼的?”


祁醉无辜道:“关我什么事?”


老凯不忍道:“炀神干净得像一张白纸啊,就被你这个畜生画了第一个污点!连犯病都犯得如出一辙!”


卜那那目光空洞地看向远方:“我记得那时年少,我们的小炀神刚进队时,还时不时脸红害羞一下,高冷美少年人设不崩……可现在呢?”


祁醉嗤笑:“于炀把我们爱的结晶晒出去是他乐意,别乱扣锅。”


一直关注着微博和论坛动向的贺小旭扑了上去:“你不要脸!你到底是怎么把他传染成这样的!”


结果祁醉还认真地思考了一下:“唔……体液传染吧?”


贺小旭:“……”


祁醉:“没办法,接吻的时候在所难免。”他顿了顿,怜悯地看着面前的一列单身狗,“对不住,忘了你们没接过吻。”


卜那那差点就上来用肥膘抽他脸。


“谁问你接不接吻?谁在乎你们怎么交换体液的?!”


祁醉为难道:“好像只有这种途径啊,我是戴套的,哦,还有口……”他被贺小旭用沙发靠垫堵住了嘴。


然后,HOG所有人都放弃了追究为什么于炀变成了他们最恐惧的样子。都说夫妻越过越像,他们已经看到了被第二个祁醉统治的未来。


*


晚上,两人小别胜新婚,祁醉把于炀按在床上,全身上下只让他“穿”着自己那条项链。


祁醉一边动作一边捏起他那根项链,在他耳边低声问:“喜欢么?”


于炀带着哭腔道:“喜欢……”


之后于炀去洗澡,怕被水冲坏,终于摘了项链。


祁醉坐在床上摆弄小小的挂坠,实在能理解于炀那种昭告天下的冲动。


他把项链抵在胸口,拍了张自拍发微博。


今天大家炸了一天于炀的项链,都秒认这条“祸水”,评论全是调侃“哈哈哈哈哈哈祁神你送的啊?”“据说是定做的啊?”“适合炀神啊?”


浴室的门打开,祁醉关了手机,看着边擦头发边过来的于炀,冲他招了招手:


“来,我给你戴上。”


END


花落:为什么瞎眼的总是我


感谢看到这里,求评论(´• ᵕ •`)*

❤️

我觉得不妥。:

市局这些人一年东拼西凑也没什么称得上假期的时段,大部分时候,有事攒个局也在下班后,还不会闹到太晚。


郎公主过生日的时候,大家喝得醉歪歪的,郎乔端着杯子说,也要玩一回浪漫,明早要去跨江大桥上看一回日出!


说着重重拍了一下肖海洋,小孩儿眼镜挂在鼻梁上,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周公的院子。突然被cue,不知所谓却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
全场这时候就两个人还算清醒。


一个是碍于骆闻舟不能多喝的费渡,另一个是要看着总裁不能喝酒所以保持清醒的骆队本人。


骆闻舟被灌了好一会儿,当下脸上也有些颜色了。他勾着费渡凑人耳边,“我赌一个骆一锅,这货起不来。”


费渡仔细辨认了一下警察叔叔是认真说话呢,还是接着酒气耍流氓。辨认不出来,只好自己落实一下耍流氓。


费渡勾过骆队的腰,把人的重心往自己这边带了带。侧头看他时唇面自然而然擦着他的脸蹭过去,巧妙地在KTV这样嘈杂的环境中隔出一隅给他。


从前骆闻舟会被他修理手表时的认真慌神,在一起之后,越发觉得他的认真和他的天赋一般天然生长,又格外动人。此时费渡专心致志圈了一块桃花源包裹爱人,两人又分明置身在热闹中央。


“等你退休了,我们去叹息桥看日出。”


骆闻舟心领神会这里边有什么浪漫典故,可现下没有什么比他怀里的费总更浪漫的了。骆闻舟干脆,也借着地方太乱听不清光明正大地占便宜。


他捏着费渡脸际转过来,气息吐在他耳廓,声音在狭小空间显得比平时低厚,一字一字砸得清楚。


“宝贝儿,你说了算。”


费渡眼中明暗交错,刚想说什么,喝的乱七八糟的郎乔就把他俩扒开,举着手机屏幕挤进来。


骆闻舟:…………
费渡:…………


长公主新的一岁的基调已经奠定了,香菜绿。


“费总!费总…你们天天那么晚…父皇你别瞪眼!我说…我说之前——浪那么晚,没看过吗!”


郎乔磨磨唧唧地把语意表达完,费渡绅士地扶着她手肘帮她站稳,也看见了手机里日出的图片。


…不错,喝成这样了还能用手机呢。


骆闻舟不知怎么,视线从郎乔身上转到费事儿,“真没看过?”


费渡愣了一下,也不是没看过,一次出差回来正好从跨江桥上过,看见了,当时好像也有小情侣在看。


他看过许多次日出,在高层,在洛杉矶,在飞机上,很多时候是还没来得及阖眼,就顺便看了日出。可能和心境有关,在他的印象里,日出的光比日落更偏冷一些,又夜入日,从静转闹,此外也没什么煽情感觉。


只愣了一下,他看着骆闻舟轻飘飘地说,“没和你看过,就是没看过。”





第二天,骆一锅还在骆闻舟手里,这把押得稳,郎乔果然没起来。


不过费渡被骆闻舟叫起来的时候有些懵,他浅眠,鲜少有骆闻舟起得比他早的时候。


天还没亮,看着骆闻舟准备出门,费渡心里有了个大概轮廓。


骆闻舟开车,费渡坐在副驾上。骆闻舟其人,浪漫都浪漫得那么坦荡坚定,总和别的情侣之间旖旎氛围有点儿区别。


他雷厉风行地把费总载到桥上,看一次突发奇想的日出,着实有些像三岁了。费渡哭笑不得,又难以抑制地感动。


别的小朋友想要的,我家小崽子也得有。


——费总给骆队爱的亲亲——
——END——

中国耽美文学入门建议

ヘ(。□°)ヘ:


其实本人入坑只有5年,和圈里那些从初中读到大学的前辈比起来真的不算长,但是想写这篇很久了,真的想告诉大噶中国耽美界的作品真的不是只有《魔道祖师》,耽美作者真的不是只有墨香铜臭。

平心而论,《魔》不适合原耽入门,也没有狂热粉吹的那么好,文笔人设剧情都有硬伤。理解各位喜欢这部作品的心情,但是如果给一个完全不了解腐向和耽美的人强行安利,会引起不适,从而不可避免的带动路人对整个耽美界的恶感。


以下言论仅代表个人:

耽美文学的发展是分阶段的,与互联网的盛行离不开,12年以前和12年以后变化很大,最早的自然是风弄蓝淋天籁纸鸢三座大山,不过不建议看因为很容易踩雷。12年以前主要拼的是感情线,12年以后主要拼的是人设和世界观。

我本人主要关注晋江(其实一开始是冲着XQ小粉红那群人说话方式去的,太逗了她们哈哈哈),长佩鲜网等不怎么看,不过耽美写手确实大多数聚集在晋江。耽美作品千千万,我看的作者和作品只是很少很少一部分,大家也一定有各自钟爱的,我就暂只能说些我知道的,如果您喜欢的那位我没提到,一定是我还太嫩未能拜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近几年:最有名的大概是晋江“四流量”(注:四流量乃黑称,慎用,此处为叙述方便以此概括),分别是Priest,淮上,非天夜翔和水千丞(后水千丞离开晋江),顾名思义,这四位是粉丝基数较多,文字质量较高,口碑较好的作者。入门的话暂不建议水千丞,其他三位可以考虑(可以从这三位口碑好的作品开始)。

嗯,我认为入门不建议看肉度过高的文章,而这三位的肉度:

淮上≈非天>Priest(P大开车情节几乎为零,走剧情居多,就是清水)

作者风格可自行百度,这三位都很厉害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下高能!!!

这些封神级别的作者,称得上一句名家。

大部分都是早年的了


大风刮过:
这位真的没话说,写的好是真的,大道至简,文学素养极高!而且大气!文如其人!不然唐七公子那恶狗为什么要抄袭她的作品呢,自然是因为她是真的有才气!说实话,若是认真读了,很容易发现唐七和大风真的没什么可比性,相比之下,唐七的文字真真是苍白无力,这还是抄的呢。

“从古到今,多少江湖义气,英雄豪情,都是一壶好酒,一场大醉,一夜好梦。”
她的文字中透露的这种风骨,读来令人眼含热泪,这是肚里全是渣滓的抄袭狗一辈子也写不出来的!



微笑的猫:
这位在耽美圈的地位真的很重!耽美界最具代表性的《不疯魔不成活》就是她的作品!这本是真正的入门级!!她的文字底蕴非常深厚,幽默又不失哲理,是中国耽美界的元老级和先锋级作者!
“一个理性的、纯粹的、有责任感的人都不会那样做,都不会欺骗自己与家人,更不会欺骗和漠视向另一个享有同等权利的个体——你的妻子。”
她三观极正,文章里包含的东西很多。而且很多人都评论过她:“这种才华写小众文学可惜了。”



尼罗:
这位是天生的作者。
读完她的文章,满心的敬畏。
她的BG也很有名的!《无心法师》就是她的作品!
她写的不只有人物,还有人性,她写文章就像一个杀手!“冷眼看世间”,文笔精练,引人入胜,出人意料!
不过缺少萌点,肉度很高,容易踩雷!!!!
不建议入门就看她的文!!但是请记住她!!



公子欢喜:
她的虐文很出名啊!
文风清丽清冷,但文路很窄,大部分是仙侠神怪,不过偶尔写写现耽也很有味道。
她的文字行云流水,很仙!!《纨绔》《艳鬼》《思凡》都是她的作品
情节没有复杂,但是胜在笔笔含情。
“有些事,不是真心,就莫要去讨别人的真心。”
“你从不肯告诉我你的爱恨,却屡屡教会我何为失去。”



还有很多封神级作者!就不一一赞美了!!不然我能吹三天!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和言情一样,耽美圈也有很多题材和设定,主要有现耽,古耽,玄幻修仙,武侠,星际,末世,西幻,宫廷,童话,神怪等等等等,包括一直挺流行的套路文:重生(《魔道祖师》就是这类),快穿等,眼花缭乱。喜欢什么,就等看官自己摸寻了。





还有数不清的作者都十分才华横溢,也很适合入门,仅我看过的比较推荐:
酥油饼,巫哲,耳雅,颜凉雨,fox,绿角马,阿堵,赭砚,殿前欢,剑走偏锋,鱼香肉丝,牛角弓,柳满坡,绿野千鹤,吴沉水,妖舟,孔恰,小周123,风维,苏特,易人北,梦溪石,控而已
⬆️
恳请各位不要看我发了一串作者名就无视,上面的有的是真大佬!!推动了耽美界发展的那种大佬!!看我都把谁放在这里就可以说明问题了!!





最后发点牢骚,请无视:

别看现在原耽圈人数不少,其实蛮凄惨的,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圈了,随着IP的营销和粉丝的发酵,安静读文字的小众文学圈早已变质了,满眼白嫖,读作者低龄化,文章质量下降得惊人。

还有让人惊悚的粉丝行为,感觉原耽圈已经成为一个封闭的原娱圈了。

亲爱的读者们,商业胡吹,同人凑热,ip瞎改,红火营销,口水骂战。

你爱的那本书和那位作者是出名了,但这真的是好事吗?

还是挺无奈的。

鹤相欢:

Priest家受组x9联动!
从左至右依次褚桓/魏谦/姜湖/林静恒/费渡/周子舒/赵云澜/程潜/顾昀

均为个人私设!!补上了局部图~
终于画完了,谢谢priest老师创造了这么好的他们,我永远爱这些人TvT……